周诠中篇小说集评论之三:《生死界》呼唤当代生态价值观

2022-08-17 21:04来源:中国艺术品理财网

当代作家周诠

不俗即仙骨,多情乃佛心

——周诠中篇小说集评论之三:《生死界》呼唤当代生态价值观

石中元

“王家湾的男人不行了。”就是这句令人过目不忘的开头第一段,让我有了将《生死界》读下去的欲望。这开头的一句,高度概括中充满张力,如同《白鹿原》的开篇:“白嘉轩后来引以豪壮的是一生里娶过七房女人。”紧接着,作者第二段话将读者带入“动感”,感到有事发生:“秋天的时候,丫丫闹明白一件事。这件事关乎她自己,也关乎别人;关乎王家湾男人,更关乎王家湾女人。起初,这只是丫丫的一个想法,一个奇怪的想法,但是她勇敢地说出来了,先是跟卿卿说了,再后跟枣花说了,说的时候她杏目圆睁——村里的男人不行了。”

作者第二段用心良苦,将人物、时间、地点、事件,干净利落地交代给读者。为什么村里的男人都不行了?吸引了我阅读这本小说,要看到故事最后的结果。

《生死界》是一部生态文学的小说,朴实倔强的乡村水管员丫丫,丫丫的丈夫栓柱,因毒水失去男性功能,先自残自毁,后跳崖自尽,村长老魁的自负狡黯,张婶的说三道四,枣花的纯朴厚道,水务局长的按部就班……有欢笑与泪水,有善良与恶意,有光明与绝望。笔下鲜活的人物,充满浓浓的地域人情味,展现出山村乡亲的烟火气。

由于水环境的污染,王家湾一出出人世间的悲喜剧,由此铺陈开来。就连捂着盖着,不让丫丫为解决毒水问题而奔走呼号的村长老魁,也遭到了报应。那天吃后晌饭的时候,老魁的儿子突然失明了,瞅不见东西了。莫非水里真的有毒?老魁心里打鼓了。当老魁带着儿子去县城看病时,出了车祸:“老魁的儿子儿媳被甩出老远。老魁儿子当场就断气了,老魁儿媳也多处骨折。石头呢?脑袋撞在了不知什么地方,受到强烈震荡,成植物人了。”

环境污染,生态失衡,造成了人间无数的悲怆......周诠创作的《生死界》,是生态文学的有益尝试,呼吁人们在新农村建设中,去构建人与自然的和谐关系。生态文学兴起于20世纪五十年代,是一种反映生态环境与人类社会发展关系的文学。1974年,文学评论家密克尔(美)倡导“生态学”,他的著作《生存的悲剧:文学的生态学研究》,主张通过文学形式来表达人与自然的关系,以此爱护人类赖以生存的地球共同家园。

人与大自然之间也存在一种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因果关系。人敬畏天地,善待大自然,就会得到天佑地护,反之,就会受到天灾人祸的严惩。王家湾村长老魁尝到了环境恶果,一夜之间须发皆白。老年丧子令他几近崩溃。无论在事发现场高家梁,还是回到村里王家湾,老魁老泪纵横,悲痛欲绝,有好几次都晕厥过去。

化工厂厂长对老魁说,咱们是利益共同体——错也,谬也!天、地、人才是利益共同体,敬畏天地和自然,王家湾才能生活吉祥。《生死界》留给我的思考是:现有建立的社会规则和秩序,是否与生态文明一致?王家湾的悲剧,告示人们:当代社会缺损最严重的部分就是生态价值,当代世界的价值危机中,迫切需要的是生态价值的思维方式和生产生活方式,要考虑到自然界给人类的制约性,不要超越这种制约性。社会在发展中,如何把握自己的决策与行为,使它们不要超过自然界所能承受的限度。

周诠广博的地域知识,深邃的思想,老道的文笔,使丫丫这个人物形象活灵活现。在磨难面前,丫丫精神上的坚强是抵抗罪恶的最好武器。这如同西班牙作家塞万提斯笔下的堂吉诃德,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丫丫一趟一趟的往县城跑。她找水务局、环保局、找县长。在环保局,人家不耐烦了。村长老魁连哄带劝地把丫丫推出来了。“在楼道里,丫丫梗着脖子喊:谁脑子有毛病?谁脑子有毛病?!引来好几个房间里的人探头张望。”

丫丫的行为,让我想起了,骑着劣马,拿着矛和盾,行侠仗义、以拯救天下苍生为己任的堂吉诃德。俄国批评家别林斯基说:“在欧洲所有一切文学作品中,把严肃和滑稽,悲剧性和喜剧性,生活中的琐屑和庸俗与伟大和美丽如此水乳交融……这样的范例仅见于塞万提斯的《堂吉诃德》。”今天,这样的范例又见于《生死界》,将琐屑和庸俗,良知和正义呈现给读者。

为了解决村里水污染的事,丫丫参加了新一届村长的选举。老魁在选举中表示:如果大家想让俺再干一届,俺上台的第一件事,就是跟化工厂谈判,让他们建污水处理厂;如果它不建,俺就向市县环保部门投诉它;如果环保部门不管,俺豁出去不当这个村长了!

老魁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也让丫丫大转弯:她退出竞选,并且投老魁一票,“村长有经验,有能力,咱们支持他再干一届!只要他真的解决水污染问题,咱们一定拥护他!”“台下顿时掌声雷动。这次的掌声比先前还热烈,还持久,有了地动山摇的意思。村人的泪水夺眶而出了。老魁的眼睛也湿润了。”

丫丫面对冷酷无情的社会,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英雄气概,令我感动。今天国人所缺少的正是一往无前的勇气与正义精神。

《生死界》写立体人物,而不是平面式的人物。平面人物指的是性格扁平,“非黑即白”式的人物,依循一个观念画地为牢。立体人物性格多元,复杂而多变,给读者一种多侧面、立体可感的印象,往往能够带来心灵的震动,像《生死界》中的村长老魁,既具有自私专横一面,也有朴实能干的一面。

《生死界》在生态文学的探索上匠心独具,立意深远。我国生态文学研究的开拓者之一王诺先生给生态文学下的定义是:“生态文学是以生态整体主义为思想基础,以生态系统整体利益为最高价值的考察和表现自然与人之关系和探寻生态危机之社会根源的文学。”大道归自然,法相生如来。作者撰写的《生死界》述说了王家湾的悲惨,引起了我的思考:去创造一种健康、合理、有节制,与大自然和谐的东方人的生存方式。

最新内容


声明:本网站所有文章内容来源于网络,均不承担任何信息责任并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Copyright © 2012-2022 TNT新闻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TNT新闻网